最近迷上二戰研究,看了一些書及電影。不是基於對戰爭本身的著迷或是狂熱,事實上,越是瞭解這種事情,心態上反而會越偏向於反戰。戰爭背後龐大的利益糾葛及政治鬥爭,使得戰爭對於在上位者而言,已不再只是你死我活這回事。人說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戰爭史,肉弱強食,你爭我奪,誰也不會留情,小至人與人之間的爭執,大至國與國間的對抗,導致了戰爭,撇開這些「大我」不談,每一個參與戰爭的「小我」,他們又在其中得到了些什麼呢?

 

剛剛又把「紅色警戒」這部電影看了一遍,心裡的震撼比第一次看時又大了一些,記得第一次看時,我才大一或大二,那時看不太懂,只覺得這部電影好長。這部電影講的是美軍及日軍在南太平洋一個小島上的一場戰役,日軍為了控制在南太平洋的戰略目標,佔領了這座小島,而美軍此役的目標即是奪下這個小島。

 

在戰場上的每一刻,身在其中的每個人,都分享著共同的情緒恐懼。這是下達命令者所無法深切感受到的,身處前線之外的他們,或許希望藉由戰爭而達到的目的不一,但前線上承受砲火攻擊的每個人,只剩活下去的慾望。戰前戰時戰後,這三個階段的情緒轉變是十分微妙的,很多人覺得,經歷了一場戰爭,不論在想法或意志上都變得成熟了。戰前撇開對家人朋友的不捨,擁有的可能是一種情緒高漲的鬥志,本質上並不見得是為國家而戰,而是為了自己的光榮而戰,但隨著正式走入戰場,這種情緒會慢慢的、一點一滴的被削弱,時間拖得越久,期望日漸渺小,剩下的,只是求生的本能,甚至小到,只要能再見最親最愛的人一眼就好了。很多人說投降是懦夫的行為,這些人不曾被一枝槍指著頭,不曾在明知死亡機率百分之九十的情況下還被迫向前衝,他們的說法,是無知而不厚道的。

 

再來談到侵略者與被侵略者,這兩個名詞定義,對於處在前線上的士兵,其實是沒有很大意義的,他們腦中只想到一件事,就是看到敵人就開槍,因為兩個人之中我不殺你,你就會殺我,不論是敵我雙方,都面臨著相同的恐懼,為了自己的生存而戰。看著美軍以憐憫理解的眼神望向因恐懼而不斷求饒的日軍,這些人前一刻還在碉堡內以機槍瘋狂掃射進攻的美軍呢,但何以美軍不是以怨恨對待那些害他們幾乎沒命的日軍?原因只有一個,戰場上的心情,只有身處其中的人才能瞭解,而這種情緒,不論是敵我雙方,都是互通的。

 

在一個軍人的生命中,戰爭到底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?而又佔有多重的份量呢?戰爭前為了榮耀的想法,或是那份某些人擁有的,對於受過精良完備的訓練,以致於最終能上前線作戰的驕傲,到了戰時,甚至延續到戰後,原有的驕傲變得如此的不堪一擊,取而代之的,是空虛?是失落?亦或是崩潰?各人不一,但相同的是,所有的一切已不再重要,只希望戰爭趕快結束。但真正結束後,也許面臨的並不一定是全然的喜悅,反而是無止盡的深沈傷痛。看到和自己並肩作戰的戰友在眼前被砲彈擊中,前一秒還和他一起進攻山頭,叫著他的名字,後一秒他卻倒地死亡,而另外,又夾雜著一種自己能在千分之一的存活機率中活下來、能再度回家的喜悅,兩種情緒在戰後交織在一起,形成了一種折磨人的痛苦。

 

法國朋友的爺爺參加過二戰,二戰中,德國納粹橫掃整個歐洲,法國也曾戰敗投降。老爺爺曾經被納粹俘虜,長達一年,其間當然是吃不飽,然後又被迫做一些勞役工作,例如幫納粹德國造潛水艇,而這些潛水艇,是要用來攻打盟軍的。朋友說他爺爺很不願意去談這段回憶,甚至連跟身旁的親人,也甚少提起。老實說,如果有機會的話,我很想親耳聽到,曾經參戰的人的經驗。我們的心情都是一樣的,很想瞭解經過,但我們確實不曾親身經歷過那樣的苦,既然老爺爺不願回想,我們又何以忍心繼續追問......

 

戰爭,是藉由人與人之間的殺戮,來達成國家的總體利益。

 

戰爭,真是場殘酷的政治遊戲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inhsiu 的頭像
pinhsiu

我寫,故我在

pin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